攻击无果,林清心念一动,寒玉瓶喷吐的寒光消失。刘枫手中剑停止挥舞,极斩的剑气消失。

    唯独白小侠散乱的箭矢未曾停止,反而更加密集,狂乱。

    站于城墙之上的白小侠,拉弦射箭,无箭之弓射出道道绿色箭矢。抛射,直射。将柳名完全笼罩。

    无数灵力箭矢铺天盖地的射来,令柳名身上护盾不断破碎重生。

    “依仗至宝之力,以此消耗我的灵力?”柳名眉头一挑,举起手轻轻挥动,白光凝聚,一只三尺白色巨虎生成。

    白虎生成,脚下生风,嘶吼两声,迎着无边箭雨,冲向白小侠。途中,在箭矢的攻击下,白虎身子不断涨大,在接近白小侠之时,足足有三丈之大。

    “这是灵气凝聚而成的白虎?并非术法?反而是强行将灵气凝聚成的?”看着白虎形成,林清失声问道:“你的灵识得有多强,才能做到?”

    “这无关灵识,讲究的是对天地灵气的掌控。”柳名轻声道。

    “掌控天地灵气?你是金丹境?”林清骇然道。

    “笑话,若你是金丹境,早就挥手间将我等击败,你在凝聚白虎之时,脸色明显苍白了一分,可见对你消耗不小,这样的术法也用不了几次吧?”刘枫眼中精光闪过:“你是很强,但还没有绝对压制我们的能力。若你是跌落的金丹境,今日,我便要屠一金丹境。”

    战意暴涨,刘枫手持长剑,迈步上前。

    林清扫了一眼正在应付白虎的白小侠一眼,道:“刘枫说的没错,更何况你所凝聚的白虎顶多阻拦白小侠一段时间罢了。”

    “一段时间,那就足够了。”柳名忽然抬头,与刘枫四目相对。一眼过后,刘枫眼中露出迷茫之色,停在原地,一动不动。紧接着,柳名突然速度极快的冲向林清,眼中杀意浮现,周身散发淡淡的血腥之味。

    “先杀一人,破你联合之势。”

    林清严阵以待,隐刀暗藏虚空,青罗伞悬浮在头顶,寒光瓶在右肩上,瓶口白光浮现,更是手持金光剑,四件灵宝蓄势待发。

    数息间,柳名便来到林清身前,速度不减横冲而来,右手抬起,食指中指并拢与拇指成半扣型,三只手指闪烁白光直奔林清喉咙而来,意欲碾碎他喉咙。

    “撑住几息,等待支援。”念头一闪而过,林清深吸口气,脚步一踏,身形向后急退的同时头顶青罗伞垂下一道守护光幕,随后寒玉瓶先行发威,一道浓郁的白光激射而出。

    柳名犹若不见,直接撞上白光,身子仅仅一顿,护盾破碎重生,手势不变的击出。轰碎青罗伞落下的光幕,势如破竹对准领情喉咙而去。

    在三指即将扣住林清喉咙之时,林清手中长剑猛然扬起,砍在柳名三只手指上,同时猛的抬肚收脖,身体半转,避开柳名三指。

    喉咙被避开,柳名三指下压,一捏间将林清肩胛骨捏碎。

    林清牙齿紧咬,肩旁鲜血溅射,来不及嘶吼,眼中一根散发莹莹白光的手指,点指而来,对准的是林清的心脏,这手指亮起的白光刺目非常。

    生死临头,林清虽惊不乱,光指点来的中途,隐刀浮现,将之一阻,但不过一息间,一声清脆声响,隐刀碎裂成片,跌落在地。

    靠着隐刀的阻止,林清勉力将长剑一抬,光指隔着长剑,点在林清身上。

    巨力将林清轰退,胸口一痛,隐刀破碎的反噬同时出现,使林清狂吐几口鲜血,不断后退,疯狂拉开两者之间的距离。

    一指将林清重伤,柳名没有丝毫放过林清的想法,急速追上后退的林清。

    “法无灵,器无用,剑法直来直往,三人之中,属你最弱。”一进一退间,柳名已然接近。

    生死一线,林清来不及回话,连续激发手中仅存的几张符箓,攻击防御皆有。再来不及其它,双眼发红,就欲拼死一战。

    几道符箓将柳名微微一阻,柳名手一抬,白光汇聚,就要射出。身后,一股沉淀、厚重之势在柳名头顶出现。一个身影从空中落下,手中长剑携带斩破山河的气势对着柳名斩落。

    柳名回身,蕴含白光的手指点上那落下的长剑。柳名身子一震,往后退了一步。

    刘枫双手一颤,人不退反进,长剑横斩,苍茫、厚重之感从他手中长剑散出。

    柳名一边避开长剑,一边出声道:“剑气、剑罡、剑势、剑式、还有正在酝酿中的剑意,杂而不精。即便你是剑道天之骄子,分心之下,你又能学懂几样?”

    不再躲避蕴含剑势的长剑,柳名屈指一弹,中指白光炙烈,敲在刘枫长剑之上,发出敲锣般响声。

    长剑被一弹而起,刘枫周身一震,反震下嘴角溢出血,脸现狠色,反而越发疯狂的舞动手中长剑。

    蕴含剑势的长剑连连挥出,却被柳名不断弹开,刘枫不管不顾,一剑比一剑来的重,来的快。

    吞服下几颗丹药,刚喘两口气的林清,目光闪烁的看重交战的两人。

    这时,白小侠终于解决那灵气汇聚的白虎,几个起落靠近过来。手中一人高长弓直立着,白小侠跃起一拍,将长弓底端拍入地里。

    搭上一根黑色箭矢,弓弦一拉,黑色箭矢奔腾而出。

    一指弹飞长剑,柳名回身,五指一握成拳,拳头上白光闪烁,一拳轰在黑色箭矢之上。

    瞬间黑色箭矢破碎成粉末,而柳名连退数步。

    “破灵箭?以至宝为主的成长,能发挥如此威力,也算难能可贵。虽有些本末倒置,但不得不说,论天资,我远不如你。可惜……”柳名叹道。

    “路有千万条,何须你来评价我的对错,我的路,自有我来走,对错你又岂能尽知?对我而言,你,不过是路上的一道坎,越过你,再继续向前走就是。”白小侠洒然一笑,对刘枫、林清道:“别给他恢复灵力的机会。”

    话音方落,拉弦射箭,就如他所说,不给柳名喘息的时刻。

    刘枫抹去嘴角鲜血,手中剑苍茫之意再现,一剑斩落如碎山河。

    两人再次于柳名战成一团。

    一旁,林清并未急于上前,反而紧盯柳名,片刻后,道:“原来如此,你的修为只是凝气九层。”

    在白小侠、刘枫两人夹击中,柳名游刃有余道:“看出来了?没错我的修为确实是凝气九层。”

    白小侠、刘枫心中惊讶,但两人的攻击却从未停止。

    “如今,你的灵力已经消耗过半了吧。我承认对于灵力的运用你远超我们,应对你的一分灵力,我们就需要动用三分灵力不止。但到如今的地步,你的灵力已经所剩不多了吧。”林清双目微微眯起,让人看不到他目中光芒。

    “不错,但那又如何?你们的消耗远超于我,我敢肯定先耗尽灵力的绝对是你们三人,更何况,即便我灵力耗尽,胜负也未必如你所愿。”柳名道。

    “自然,两方灵力耗尽,胜负也非你莫属,毕竟,你是炼体修者。”林清悠悠道。

    “炼体?难怪你护盾破碎的瞬间,丝毫无损。并非你体外护盾重新出现的快,原来是你肉体强悍,抗下了攻击。难怪你能一拳轰碎破灵箭。”白小侠道。

    “炼体?”柳名沉默半响,道:“算是吧,那又如何呢?就凭你们,还能在我护盾破碎的瞬间,把握住机会击溃炼体强度不明的我么?”柳名四方脸看不出丝毫情绪,淡然道:“如果能做到,那可真要赞扬你们。”

    “能不能做到,一试便知。”刘枫冷喝一声,持剑上前,剑剑蕴含大势,对着柳名斩去。

    感受着比之刚才还强的剑势,柳名手中白光闪烁,迎了上去,道:“越战越强的人么?强的终究有限。”

    不再犹豫,林清收起青罗伞寒玉瓶,剑诀催使,三层极道剑诀催发到极致,金光剑金芒狂绽,一剑轰鸣。

    白小侠古朴的长弓连射数道黑色箭矢,破灵箭激射而出。在每射出一箭时,白小侠嘴角就抽搐一下,嘴角念着:“三千,六千,九千,一万二,一万五。”

    明对围攻,柳名长啸一声,对于黑色箭矢,一拳轰碎,对于蕴含剑势的长剑,一指弹飞,对于金光剑,则靠着护盾和肉身强度硬撼。

    林清脸现苦色,全力催发的金光剑,在打破柳名身上护盾之后,至少消失七层力量,剩余三成完全伤不到柳名的肉身。

    而刘枫蕴含剑势的长剑若是落在柳名身上,其上蕴含的大势绝对能让柳名肉身受创,即便是小伤,长久积累之下,或许会让胜利的天平转动。

章节目录

龙陨之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飞特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一念为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为慈并收藏龙陨之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