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a市。

    夜幕刚刚降临,远远的天边似乎还带着残阳没有完全褪去的潮红。

    夏日的街道上随处可见穿着短裙露出细长美腿的少女,时不时用一双纤纤玉手给自己已经透出细汗的小脸扇着若有若无的风。

    一家五星级酒店大堂内,许晚和室友邹知知正举着相机“咔嚓咔嚓”给台中间的儒雅人士拍着照片。

    此人是a市首富成泓炜,今天是他的六十大寿。

    “不是说他家二公子特地从美国赶回来了吗?怎么鬼影都没有一个!”许晚朝身边的邹知知嘟囔了一句,举了那么久相机,她肩膀酸得不行,把相机小心翼翼取下来抱在怀里,这些照片根本没什么好拍的,她打算歇个一歇。

    至于相机为什么要视若珍宝抱在怀里,完全是因为这相机是师兄借给她的,坏了她压根儿还不起。要是师兄要她以身相许的话,那就……

    咦~

    许晚精致的五官几乎挤到一起,凑成一个无比嫌弃的表情。

    邹知知没有回答,却突然手肘使力撞向许晚瘦弱的手臂,低声吼道:“拿起相机啊,成与枫来了,拍照拍照!”

    许晚根本腾不出手揉揉发痛的手臂,她举起相机表情麻木的跟着周围记者的视线开始拍照。

    许晚看见一位温文尔雅的男士走向成泓炜,轻轻给了成泓炜一个拥抱,温和好听的声音从他嘴里发出:“爸,生日快乐。”

    成泓炜老泪纵横,拍了拍大儿子的肩膀,随即给了媒体一个完美镜头,开始了他的表演。

    许晚再次放下了相机,真不知道富商的一个生日会有什么好拍的,主编完全就是欺负她们是实习生,所以才派这种没有任何新闻价值的任务让她们拍!

    许晚气呼呼地收起相机,准备从这堆挤破了脑袋的记者堆中闯出去。

    邹知知拉住她,“晚儿,等等,我再拍两张。”

    许晚压住一脸的愤怒,都跟这个邹知知说了一万三千七百五十九遍不要叫她这么肉麻的称呼,这个王八蛋就是不听!

    过了几分钟,邹知知确定相机里已经存好台上父子感天地泣鬼神的温馨画面后,拉着许晚离开了她们提前三小时来占的拍照最佳宝座。

    “晚儿,我知道成家二公子在什么地方。”

    许晚一双秀眸紧盯着正低头摆弄相机的邹知知,心里一直默念:不能发火不能发火,试问哪个倾国倾城闭月羞花貌比潘安的仙女身边没个智障的闺蜜?

    “晚儿,我们打个赌吧。”

    第一万三千七百六十一遍!

    “邹知知,我跟你讲过不要叫我晚……(救命,她实在讲不出口)这种能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称呼,信不信我把你碎尸万段千刀万剐五马分……”

    邹知知打断她,“行了,不要再乱用成语了。”

    邹知知终于抬起头,一张干净中带着英气的面孔看向许晚:“我们打个赌吧,谁输了谁就去接近成家二公子套新闻。”

    许晚一下子来了兴趣,凑过去贼兮兮地问:“怎么个赌法?”

    *

    许晚穿着酒店服务员的衣服,拿着打扫工具站在8808号总统套房门口,敲了敲门确定里面没人,再猥琐地四处张望了会儿,才拿出房卡刷门走进去。

    邹知知告诉她这是成家二公子成易钦回国后的住处,百分百准确消息。

    传说中成易钦沉鱼落雁美若天仙,要是她许晚可以拍到媒体都没有见过的成易钦,到时候,嘿嘿嘿……

    她抿着嘴角用精明的双眼扫了扫房间的布置,决定先躲在沙发右边的窗帘后,以不变应万变,再不然这里有窗户,到时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也行。

    许晚朱唇微微勾出更加漂亮的一个弧度,正在为自己的神机妙算得意。

    但是转念一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她就气得牙痒痒,邹知知那个混蛋说的打赌根本就是石头剪刀布!

    而自己每次划拳都是输的那个,不然室友这两年是怎么训练出她从六楼下去拿外卖再飞回来只需三分钟这种神功?

    邹知知你个大混蛋混蛋混蛋!

    许晚正在心里把邹知知处以极刑,对方的短信就发了过来。

    “亲亲晚儿,把你那吓死人不偿命的手机铃声关掉,乖,祝你好运。”

    许晚一脸气愤的刚把手机关了静音,门口就传来了“滴”一声刷门的声音,接着一男一女拥抱着走进来,她赶紧屏住呼吸,暗中观察。

    “宝贝儿,我等不及了。”男人压低的喘息声传了过来。

    男人上身的衣服早在刚进门时就急不可耐地躺在了光滑的地板上,许晚偷偷露出一只眼睛,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可把她鼻子眼睛都快吓掉了。

    这个成易钦长得也太救死扶伤了。

    半脸络腮胡,地中海般闪着精光的头顶,一个大肚子堪比孕妇,再往下看……

    她闭上眼睛摇摇头,回去一定要洗洗自己这顾盼生辉灿若星辰的卡姿兰大眼睛。

    唉!真希望可以学会土行孙的遁地之术,她宁愿输掉一年的零食也不要继续这个赌约,不,半年就行,算了,还是三个月吧。

    心里给自己放弃赌约打了气,许晚趁成易钦和那个女人表演时无法分心的空隙开始计划逃脱。

    左手边就是窗户,应该可以出去,但这里太容易暴露目标,不是逃跑的最佳位置,眼角一瞥,她看到另一间房的窗户正吹进凉爽无比的风。

    她眼睛一眨,慢慢蹲下去,趴在地上往那房间匍匐前进。

    许晚咬着唇瓣,告诉自己好汉不吃眼前亏,等她从这里出去第一时间就收拾邹知知那个坑蜜的乌龟王八蛋。

    房间外的传闻中美若天仙的成易钦还在和他的女人认真表演。

    许晚冷不丁打了个冷颤,轻轻把门掩上,门外的欢愉声才减轻一点。

    她修长均匀的双腿攀上窗户,转眼就站在了窗户外边。

    她尽量忽视脚下的恐惧,一步一步往另一间套房的阳台挪过去。

    马上就可以接触到阳台的栏杆了,许晚身子往前勾,伸出一只纤细白嫩的手抓住栏杆,又挪了几步,眼看着只需要翻过去就行。

    黑暗中传出了一把淡淡的声音。

    “请问现在的酒店服务员都需要高空作业了吗?”

章节目录

蠢萌妻,不可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飞特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付于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付于心并收藏蠢萌妻,不可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