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自从那女人买了那台破机器以后,成天就拽的跟个什么似的。”胡亚军嘴巴歪得老大,一副地痞流氓样。

    他的双手被电子手铐铐在了桌子上,顾风临就坐在对面听他的口述。

    “我是越看就越不爽,那种破机器有什么好?害我丢掉了工作不说,现在又来阻拦我泡妞。我呸!这种东西还不配在老子面前晃悠,有什么了不起的,它不就是会点花拳绣腿吗?那个贱女人还真以为自己傍上什么好东西了?”

    顾风临的眼睛里隐隐露出一丝不屑,他没有理会胡亚军的口嗨,直接反问道:“你刚刚说,机械人害你丢掉了工作?”

    胡亚军傲气十足地“切”了一声,龇牙咧嘴地说:“我之前在一家组装厂工作,自从这些烂机械流行起来以后,老板就开始逐渐用它们来代替人工了。那我可不就失业了吗?”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跺了跺脚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顾风临:“所以你就痛恨寅歌?”

    “对啊,”胡亚军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说起来这事也真是大快人心。没想到那个破机器居然在路上被人打烂了哈哈哈,那帮人做了我一直不敢做的事情。知道那个寅歌不在了之后,我立刻就去苏九家找她,不过那女人防备心重的很,宁愿把自己关在家里旷工也不出来见我。”

    “你在白天的时候堵她家的门?”

    胡亚军立刻“啧”了一声,将头一甩:“怎么能说是堵呢?我那是喜欢她,想跟她表白呢。”

    顾风临咬了一下后槽牙,太阳穴处的青筋隐隐暴起:“然后呢?”

    胡亚军:“然后,然后我在她家门外等了一天,她还是没开门。我就去黑市买了一个解锁器,把她家的门锁打开了,想进去找点吃的。”

    “你不是失业了吗?哪来的钱买解锁器?”

    胡亚军惊觉自己说漏了嘴,立马抿住嘴不出声了。

    顾风临:“卖家是谁?”

    胡亚军瞪着眼睛装傻:“不知道。”

    顾风临:“你不说也可以,我们会自己去查。只不过,私自贩卖解锁器是重罪,最高会被判10年,你猜对方被捕后会不会为了争取减刑把你供出来?”

    “!!”胡亚军的眼神明显动摇了。

    “我们在苏九的尸体上发现了被性/侵的痕迹。只要拿你的dna做一下对比就能知道是不是你做的。你现在如果如实招供,说不定到时候法院可以轻判。”

    “说说说…我说…”胡亚军只好如实交代,“卖我解锁器的那个人其实老早就跟我认识,他知道我想买这东西的原因后,就说我可以不用付钱,但他也想……想跟我一起去苏九家。”

    “你们去了她家?”顾风临眯起眼睛。

    “我们俩在她家门口聊了一会天,等进去的时候她已经死了。”胡亚军躲开顾风临质问的目光,继续望向天花板。

    “你们都聊了什么?”

    胡亚军露出胆怯的目光:“就…我就跟那个大哥说苏九身材很好,待会儿进去后一定会很……总之不是我们把她杀了,她是自杀的。不关我们的事,别判我们杀人罪。”

    顾风临额头上的青筋隐隐暴起:“你们发现她的尸体后,性/侵了她?

    事已至此,胡亚军再也没了之前的痞气,反而开始求饶:“这都是那个大哥出的主意!他说什么反正人死也死了,不如让她死的有价值一点,至少还能让我们这些活人快乐一下……”

    胡亚军的声音越说越小,他自己也知道这事做的很错,脸角和耳朵变得通红,头也低了下来。

    “你知不知道‘无耻’两个字怎么写?”顾风临一字一句地问。

    “……”胡亚军没有说话,低着头,五官都淹没在了阴影里。

    顾风临深吸了一口气,让情绪控制下来:“同伙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

    胡亚军:“我说了你们能轻判吗?能给我减刑吗?本…本来我也没犯大错。我就是…”

    “你可以不说,等我们查出来之后…”

    没等顾风临说完,胡亚军就抢着说:“我说!我说!”

    他把自己知道的同伙的个人信息一股脑全说了出来,就连他们俩进入苏九家之后发生的事情都描述的十分清楚。

    “警官,我说了这么多,算不算将功补过啊?”

    顾风临冷漠地瞥了他一眼,拿着资料板站起,一句话都没说,直接走出了审讯室。

    “你别走!”胡亚军忽然站了起来,但电子手铐释放的电流又迫使他重新坐下。

    顾风临的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他没有回头,只是冷冰冰地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胡亚军的脸上都是汗水:“我、我承认,我自首!半年前,我就曾经买过一个解锁器,在晚上进过苏九家。但…但我那次什么也没干,让她给我做了一顿饭就走了。我知道苏九有写日记的习惯,所以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查到…后来我再想去她家的时候,她就已经换了一把锁,还买了寅歌防我。”

    顾风临打开门,头都没回地离开了。

    胡亚军还在继续朝着门外嘶吼:“我自首!我自首!别把我关进监狱!是…是她先勾引我的,是她先来找我的!”

    就在这时,两个工系列的机械人走进审讯室,它们面无表情地打开了胡亚军手上的手铐,一左一右地架起他的胳膊将他拖出,往更幽暗的牢房里走去。

    “干什么!你们这些破机器要对我干什么!有病吧!放开我!”

    任凭胡亚军怎么挣扎,那两台机械人都不为所动,它们自始至终都是那一副冷漠而无神的表情,冷酷而利索地执行完了押送的任务。

    ——————————

    胡亚军的审讯结束了,检察署的工作人员核对了案情信息之后,就在其官方账号上发布了此案的调查结果。

    这件事很快就在网络上掀起了很大的反响。机械派的人坚定地认为,胡亚军野蛮骚扰和寅歌的离去才是导致苏九自杀的直接原因。

    他们自发地为此时走宣传,那张为寅歌而制的请愿书在一天之内就又有了五万多人的签名。

    同时,人们要求重罚胡亚军的呼声也在日益增高。

    法庭最后决定公开审理这个案子,由于此案影响力和讨论度都持高不下,关心此案判决结果的人很多,所以当天去旁听的人早早就把整个法庭的位子占满了。

    左新作为案件的证据提供人,也早早就来到了法院准备出庭。

    这次的审理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对寅歌见死不救一事进行辩论,讨论其是否有罪,以及肇事者孟天华所应受到的处罚。

    二是对胡亚军的定罪进行辩论。

    尚秋立是此次法庭审理的主法官,他身着工作服,拿着一大摞文件走到自己的席位上,对在座的人简单地说了几句官方问候语,就宣布开庭了。

    尚秋立眼神锐利声音沉稳,他看上去有些年纪了,头顶依稀有着几缕白发,脸部骨骼分明,眉毛也有些发白,一双大眼炯炯有神,仿佛能够将人一眼看穿。

章节目录

朝之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飞特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幻影猫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幻影猫一并收藏朝之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