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世子和九公主感情真是好啊!”

    “谁说不是呢?”

    “等九公主及笄之后,景世子应当就会就去九公主了。”

    “这是肯定的啊,景世子不娶九公主,难道娶你啊?哈哈哈……”

    围观的群众之中又有一人想到了一事,便疑惑的问着:

    “那住在景王府的曦月公主是怎么回事?”

    “我听说啊,那曦月公主竟是景世子的表妹!”

    “表妹?!”

    听到这人的话,众人吃惊的看了过去,那人接着道:

    “你们不知道吗?现在好多人都在传,离世的景王妃竟然是琼蓝国的公主,不过只是琼蓝国先皇收养的孩子,并不是亲生的。”

    “就算不是亲生的,那曦月公主也是景世子名义上的表妹啊,难怪景世子会让曦月公主住在景王府呢!”

    “那这样说,景世子根本就不是因为喜欢曦月公主才将她带回府中的!”

    “果然!”

    众人见一年轻姑娘听到这里兴奋得双手合拢,放在胸前,一脸开心的说,众人不解,有人便问:

    “果然什么?”

    “果然我没有看错景世子啊!我说景世子怎么会朝三暮四呢!原来曦月公主只是景世子的表妹啊!”

    ……

    这些话尽数被安悦听了去,她回头看着跟在她身后的景融,问道:

    “蓝灵儿是你表妹的消息,是你让人传出去的?”

    “嗯。”

    景融含笑点头,的确是他故意将消息散出去的,毕竟他心中只有安悦,哪怕是胡乱猜测的流言,景融也不想让安悦受了委屈。

    安悦自然明白景融为何特地散布消息出去,心中感动,上前亲昵的挽着景融的胳膊继续逛着。

    迟钝的安悦逛了许久才发现,她与景融身后跟着的人越来越多了。

    “咦,景融,没发现你的影卫都这么爱买东西啊?”

    跟他们二人身后一众影卫们,听到安悦的话之后,额上纷纷滑落数道黑线,均是佩服着安悦的神经大条,暗道,九公主啊!世子妃大大啊!您看清楚我们手上拿的是什么!这不都是您刚刚在街上看过的东西吗?!

    景融闻言,也是不禁失笑。

    安悦又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影卫们手上拿的东西都是她刚刚看过或者摸过的物品,从胭脂水粉到雨伞盆栽,各类物品几乎都有,其中一个影卫还扛着一张硕大的桌子,看到这里,安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景融,还没想到你这么浪漫啊!”

    安悦用胳膊撞了撞景融,心中全是满足,虽说那些东西她并不是非要不可,不过有人这般在意你的喜好,真真让人觉着心中十分温暖。

    “浪漫?”

    景融有些不明白安悦所说的这两个字是何意。

    “浪漫的意思就是你非常会讨好我!”

    “我可不需要讨好月儿。”

    “那你做什么这些是为了什么?”

    景融闻言,伸手一拉,将安悦搂在怀中,深情的答:

    “宠你。”

    这二字让安悦听后心跳顿时快了起来,小鹿撞撞的心又一次被景融感动到了。

    ……

    逛到申时,安悦对景融说她有些累了,提出想要回宫,景融留安悦在景王府用过晚膳后再回宫,安悦拒绝了,她说不想在景王府里看到蓝灵儿,碍眼。

    景融听后便不再勉强安悦,派人将购买的物品用马车先行送进了宫中,他自己则亲自将安悦送回了安悦宫方才回到了景王府。

    时间一晃,又是三日夜。

    今日初晨,皇城大街之上百姓整齐的位列在两旁等候,琼蓝国与耀云国的仪仗队会在今日正式进京。凌风国君主派烨轩和景融二人作为代表欢迎远道而来的宾客。

    作为东道主,烨轩和景融早早便在城门恭候,约摸在辰时三刻,耀云国的仪仗队便抵达京城,虽云长旭早在凌风国中露过面,不过今次才是正式代表耀云国前来拜贺凌风国君主大寿。

    “云太子远道而来,舟车劳顿,一路上辛苦了!”

    烨轩面上带着官方的笑脸拱手说道,云长旭也客气回礼,仿佛前些时日的刺杀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接下来就是互相寒暄的场面话,还有凌风国中老百姓的夹道欢迎,烨轩将云长旭送至行宫别院安顿下来之后,又回到了城门口,继续等待琼蓝国的仪仗队到来。

    大约过了小半时辰,仍未见到仪仗队前来,烨轩和景融心中均是感到纳闷,却也不能就这样离去,便仍旧耐心的等着。

    又过了约一刻钟,一信使骑着快马而来,在城门下马,恭敬对烨轩和景融呈上了一封信函。

    “参见大皇子殿下,景世子!琼蓝国的仪仗队会晚几日到达贵国,详细的情况都写在信函之中,请二位过目。”

    烨轩接过信封,拆开来看,信中也就大概说了琼蓝国中发生了一些变动,仪仗队晚了几天出发,所以未能按照约定时间到达,至于琼蓝国之中发生了何事就不得而知了。

    得知今日琼蓝国的仪仗队不会前来,烨轩边和景融一同回了宫。

    云长旭也收到了消息,知道琼蓝国的仪仗队并未按时到达,便派人禀告凌皇可以将接风洗尘的宫宴推迟,到时候待琼蓝国仪仗队抵达之后一同接风即可,凌君浩自是知道云长旭是个爱玩的性子,也较为随性,便同意了。

    后来宫中暗卫汇报给凌一的消息称,云长旭自从在行宫换了一身衣服后,便一直在常住在了飘香院里。凌君浩对这个不住行宫,常留青楼的太子有些哭笑不得,但毕竟不是他的皇儿,他也懒得过问。

    又是三日过去,琼蓝国仪仗队终于将在清晨抵达,宫中在正午设宴于长平殿为琼蓝国以及耀云国来使接风洗尘,安悦也接到了传召入宴。

    长平殿内不仅宽阔,而是还异常华丽,真真可谓是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地铺白玉,柱嵌金珠,梁柱之上雕刻了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龙,分外壮观。

    殿外的宫人高声宣读着来宾的身份,众宾客接连入席落座,安悦的位置紧邻着景融。

    忽然,宫人看见来人的名帖,愣的呆住了好片刻,才高声继续宣读来宾的身份——

    “琼蓝国,蓝澈太子到!”

    宫宴之上的人听到“蓝澈太子”几个字的时候,一个个都跟见了鬼一样,你见看着我,我看着你,皆是满脸不可置信,有些人便小声议论道:

    “蓝澈太子不是在十二年前就离世了吗?”

    “对啊,蓝澈太子病逝,天下皆知,会不会是宫人弄错了?”

    “不知,应当是不会弄错的。”

    “好生奇怪,不是接到的消息称,是琼蓝国的蓝煜皇子前来贺寿的吗?”

    ……

    众人的议论声在看见进来之人时,纷纷闭了嘴,只见来人身着暗金镶边长袍,皮肤雪白如玉,宛如一块无暇美玉熔铸而成的玉人,静静走来,却也是丰姿俊秀、神韵独超,挡不住周身的高贵清华。

    男子的目光在宴席上扫了一眼,最后停在了安悦的身上。

    “阿九。”

    这熟悉的声音让安悦一惊,回头一看,有些恍惚。

    “青玄?!”

    “是我。”

    青玄径直走到了安悦面前,声音温润如玉。

    “你,你……你怎么会是琼蓝国的太子?!之前从没有听你说过。”

    青玄看着吃惊的安悦温柔的笑着,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回到琼蓝国,因为那地方早已经没有他留念的人了。

    十二年前,凌风国、琼蓝国、耀云国三国之间爆发了战争,琼蓝国君主亲临战场,皇宫便由皇后一手操控,皇后之子尚且年幼,再加上琼蓝国君主偏宠青玄的母妃,便早早立了青玄为太子。

    皇后向来对青玄母子不满已久,琼皇离京,她又怎么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

    皇后不知从何处寻来早已失传的秘药——噬心,此毒药无色无味,为慢性毒药,更加神奇的是,中毒之人身死之后还让人查不出是中毒身亡,所以此毒药可谓是阴狠、隐匿至极,一度曾在天下泛滥成灾,后来三国君主联合整治,才将噬心连同其配方给彻底毁掉了。

    掌管后宫的皇后,想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下手,实在是太过容易,青玄的母妃再三防范,却还是不小心让青玄食下了噬心,毕竟是怪医老人的师妹,青玄的母妃医术也很高明,没出多久便意识到青玄中了噬心。

    青玄中毒的消息被他的母妃传到了百草谷,青玄的师傅怪医老人连夜暗地里赶来,给了一颗假死的药丸让青玄服下,却在下葬之后又将其偷偷救出,待青玄醒后,怪医老人方才告诉青玄,琼皇乃是其母妃的杀父仇人,虽不是直接凶手,却也是导致青玄外公去世的主谋之一。

    青玄的母妃特意叮嘱怪医老人,待青玄醒后告诉他不要再回琼蓝国,不要再去参与上一辈的恩恩怨怨,也不要去争那个皇位,换上其他的身份,平安的度过一生便好。

    青玄原本就是一个对权力并不热衷的性子,再加上他的母妃如此叮嘱,便就当即服下了换容丹,并改名为青玄,随着怪医老人回了百草谷一边解毒一边学习医术,原本青玄是想等体内毒素清掉大半再回去看望他的母妃,却不曾想仅仅是一年未到的时间,便传来了母妃离世的消息。

    青玄在怪医老人的陪同之下,悄悄潜去皇宫将母妃的遗体给偷了出来,安葬在百草谷,至此便再也没有回过琼蓝国,现在他会主动回到琼蓝国拿回他原本的太子之位,完全是因为安悦的出现——

    一国公主是绝不可能下嫁给一个无官职无爵位的平民百姓,哪怕是一个稍有名声的平民。

    所以,青玄想要娶安悦,就必须身份对等、门当户对。

    许久未见安悦,青玄心中甚是思念,眉目之上尽是柔色,看着安悦温柔的答:

    “之前以为自己命不久矣,也没想过回去继续做太子。”

    安悦还在青玄是邻国太子这个消息上没有缓过神来,她之前总觉着青玄有些神神秘秘的,后来相处久了之后便知道了青玄其实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医阁阁主,再后来,安悦又知晓了青玄的另一个身份,医圣白千易,没想到青玄竟然能还有一个身份是琼蓝国的太子,这完完全全的超出了安悦的意料。

    景融看到青玄对安悦眉来眼去,心中不喜,上前伸手将安悦的小手握在掌心,挑眉对青玄问道:

    “蓝澈太子可听过一句话?”

    青玄见安悦对景融的逾越之举竟毫不反感,心里泛堵,虽然懒得搭理景融,不过也不想在安悦面前失了风度,便谦谦有礼的答:

    “景世子请讲。”

    景融将握着安悦的手紧了紧,有些担忧,毕竟他的身体终究是不可能陪着安悦白头偕老的,想到这里,心中便弥漫了苦涩,声音清冷的对青玄道:

    “可谓祸害遗千年。”

    “谁是祸害遗千年啊?难道是在说本太子?”

    青玄还未答景融的话,便被刚入宴会的云长旭将话茬给接了去,云长旭依旧是一身红衣,邪魅妖艳、无比风流的的摇着折扇走了进来。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安悦无语的瞥了云长旭一眼,她也有听闻云长旭久留飘香院不出的消息。

    “长旭向来很有自知之明,也知道自己定当长寿无比。”

    这句无意的话刺中了安悦的伤口,她瞪了云长旭一眼,懒得理他,回握着景融手,青玄不知在昏迷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知为何安悦与景融现在忽然竟是两情相悦了,那交叠相握的手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双眸。

    蓝灵儿今晨去迎接她的煜哥哥,却发现来的竟然不是她的煜哥哥,蓝澈年长了蓝灵儿整整十岁,在蓝澈“离世”之时,蓝灵儿才只有三岁,因此蓝灵儿对她的这个太子皇兄是没有什么印象的,她跟在青玄身后,显得十分不自在。

    那蓝煜和蓝灵儿则是一母同胞,其母乃是琼蓝国的皇后,也是之前“害死”青玄的主谋之人,青玄母妃之死也与皇后脱不开不关系。

    原本蓝灵儿是打算等自己的皇兄过来,有人护着她,她也好有些底气去对景融提要求,结果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离世”的蓝澈皇兄过来了。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随着宫人的这一声宣读,众人也就中断了方才的话题,纷纷对凌皇及皇后行礼,便各自落了座。

    凌君浩的寿宴就在两日之后,今日之宴主要是为了给琼蓝国以及耀云国的来使接风洗尘,因而较为随意。

    凌皇到了之后,心中虽然也是极其纳闷为何琼蓝国已故的前太子会突然出现,不过这毕竟是琼蓝国的私事,他不便多问,在主位之上落了座,便说了一些官方的客套话欢迎蓝澈太子以及云太子的到来,随即宣布了开宴。

    此次宴会相较于上次为蓝灵儿一人的接风宴,显得更为隆重。

    各类珍馐美食一应俱全,自不用多说,宴会开始,长平殿上鼓瑟吹笙、余音绕梁,一众身段姣好的绝色仕女缓缓而来,随着乐音翩然起舞,此时此刻此宴,便正应了那诗中的描绘的场景。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宴上宾客看不足。

    待宴会进行了大半,静坐于青玄身侧的蓝灵儿终是没忍住,起身对凌皇恭敬道:

    “凌皇在上,灵儿今日想请陛下以及再坐的宾客替灵儿做个见证。”

    凌君浩一听,破颜微笑。

    “哦?不知曦月公主想让朕作何见证?”

    蓝灵儿闻言将怀中的玉佩取出,向空中举起,落落大方的对宴上的众人说道:

    “多年以前,灵儿的皇爷爷有恩于景王府,景王爷将此玉佩作为信物赠与灵儿的皇爷爷,曾言,日后执此玉佩之人可要求景王府完成任意三件事。”

    蓝灵儿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凌君浩此时已经认出了蓝灵儿手中的玉佩是景王府的传家之印玉,宴上也有人陆续将玉佩认了出来。蓝灵儿看向景融,只见景融眉宇之间尽是不悦,但蓝灵儿仍旧固执的开口道:

    “灵儿不久前已经用掉了一次机会,今日想请景哥哥完成第二个事情。”

    蓝灵儿说的合情合理,在座众人纷纷点头附和,表示愿意做这个见证,不过凌君浩对此心中有些不喜,但面上并未表露,笑道:

    “不知曦月公主要求景融完成何事?”

    蓝灵儿坚定的看着景融,看着眼前这个她心心念念多年的如玉公子。

    “灵儿的第二件事便是,请景哥哥待灵儿及笄之时,娶我为妻。”

    蓝灵儿的话音刚落,宴席之上满座哗然,皆议论纷纷,凌君浩轻咳几声,众人便均是住了嘴,凌君浩看向正在为安悦布菜的景融,为难道:

    “景融对此有何看法?”

    “景融此生只会娶月儿一人,请曦月公主不要强人所难。”

    景融淡漠开口,语气之中全是疏离。

    ------题外话------

    今天,不对,现在凌晨,应该是昨天了,昨天白天一直无心码字……捂脸

    看评论、回评论、然后水群、和朋友聊天无法自拔!再次捂脸~打算分两更了~现在凌晨三点半了~哈哈哈~对自己的拖延症表示很是无奈……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然后洗洗睡了~掩面笑抽~

章节目录

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飞特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九月远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远游并收藏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