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狼一扑无果,转身又是一跃,丝毫不给猎物喘息的机会。玉清寒急忙甩出一张定身符,青狼的身形在半空一滞。趁着这个空挡,又甩了一张爆炸符过去。青狼的右眼被炸伤,发出一声怒吼。

    玉清寒大惊失色,这是他第一次实战,而眼前的青狼比他所认知的要凶悍得多!生死时刻,玉清寒将手中的一叠灵符一起往青狼砸去,然后立即转身狂奔。

    身后的狼嚎越来越近,玉清寒不敢耽搁,边跑边催动瞬行符。可惜他修为太低,能绘制和使用的瞬行符等级太低,使用一张也就多走十丈的距离而已。瞬行符消耗的灵力不少,不能连续使用。青狼已经彻底被激怒,不咬死猎物不罢休。它的速度极快,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又追上来了。玉清寒连忙催动第二张瞬行符,却忽感背上一阵钝痛,竟是中了那畜生扑上来的一爪。

    玉清寒咬牙顺势往地上一滚,同时没有间断瞬行符的催动。那青狼见一扑得手,猛然又是一扑。就在他那锋利的獠牙即将触碰到猎物皮肉之时,猎物消失了。它仰天长嚎,表达此时此刻的愤怒和狂躁。

    玉清寒带伤奔跑了一段路程,由于失血过多,嘴唇有些泛白,额头也冒着细细的汗珠。那畜生寻着血气越跟越近,可是他此时灵力枯竭,无法再催动第三张瞬行符。

    玉清寒走不动了,干脆原地坐下。他的视线渐渐变得有些模糊,但并不妨碍他看到那头身高五尺的青狼从远处奔袭而来。

    “我不能死,死了就再也看不到师尊了!”

    玉清寒手握桃木剑,咬牙站了起来。既然逃无可逃,那就战吧!

    青狼根本不把弱小猎物的反抗放在眼里,它此刻只想将眼前的人类撕碎。庞大的身躯丝毫不减它的敏捷,在三丈开外就迫不及待地跃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击猎物,那五寸多长的獠牙在光线下闪着寒光。

    玉清寒连忙架起灵气罩抵挡这猛烈的第一扑,然而稀薄的灵气罩根本抵挡不住。青狼撞开了灵气罩,直直向他扑来。玉清寒瞪大了眼睛,毫不示弱地举剑格挡。桃木剑应声而断,青狼的獠牙很快贴了上来。真是让人绝望的处境,忽然很想师尊,他们才刚刚重逢。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青狼的头被一把通体冰蓝的飞剑刺穿,连带着它庞大的身体一起甩了开去,然后钉死在侧方不远处的草地上。

    玉清寒抬头望向飞剑的主人,那少年一下月牙白衣,无风而自动,不染纤尘,姣好的面容清冷淡漠,浅色的樱唇紧抿,似乎在隐忍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是的,玉清若很不高兴。那畜生重伤了她的小徒弟,还弄脏了她的蓝月。她虽修的是剑道,但并不喜杀生。不过敢动她的人,那它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按理说青狼不该出现在丛林浅处,毕竟这里离后山出口不远。看来这只应该是被做任务的弟子搏杀驱赶至此。

    “师尊。”

    玉清寒激动地走向那人,生怕一起是自己的幻觉。

    玉清若神色复杂地看着小徒弟一步步走来,此情此景是那么的熟悉。 前世与段楚寒初遇,他也是这么狼狈,一身血迹,满身是伤。那时,他正被叛党追杀,在影卫的舍命相护下逃到了凌天阁,却在山脚下被山门阵法所困。说来也是天意,那天她正馋百味间的糖葫芦而偷溜下山,所以才有了之后的相遇。

    为什么偷溜呢?这事都怪拈花上仙,跟师尊说算出她最近桃花过旺,恐有近忧。她自然是不信的,是无奈师尊信啊!本来到了筑基期,她就可以随意接师门任务下山历练的。可就因为拈花师叔的一句话,她被禁足了。

    说到拈花上仙,就是一个神神叨叨,经常易容到集市里欺骗少男少女灵石的神棍。见到好看的,说人家犯桃花,顺便兜售避桃符。如果是长相一般的,就说人家命缺桃花,然后兜售桃花符。

    听说师尊也被他安利过,但师尊一言就戳穿了他的伎俩。那些所谓的避桃符和桃花符不过是融入了一个小小的幻术,带点易容效果罢了。简而言之,就是长得好看的就把你“变”丑,长得丑的就把你“变”美。这种幻术修为低的还无法看破,自然效果很好。

    师尊本人的钱不好挣,他就把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真是个老不尊的家伙。不过即便师尊信了他的邪,却没有为此而掏腰包。那老不修竹篮打水一场空,呵!

    凌天阁大多是剑修,光花钱不赚钱,作为后勤的花殿成了唯一的经济来源。虽说养活这么多吃白食的人确实不容易,堂堂殿主放下身段风里来雨里去的讨生活也着实感人肺腑,但坑钱坑到自家人头上,那就另说了。

    明知道师叔就是个神棍,可是师尊下了令,她也不得不服从。然而那天表弟上云峰来了看她,还给了她一串红彤彤的冰糖葫芦。说是玲师姐下山做任务的时候带回来的,他不爱吃甜,就拿来孝敬她这位“表哥”了。就是这串糖葫芦勾起了她的馋虫,那时又是少年心性,因此才会有了后来的事情。

    前尘往事不可追,不提也罢。

    玉清寒看着眼前一脸清冷的白衣少年,视线越加模糊,仿佛那少年即将乘风而去,消失于天地。这种感觉来的突然 让他心下一慌,连忙加快了脚步。

    玉清若回过神,见玉清寒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于是迈步向前扶住他。玉清寒闻到对方清冷如兰的气息,整颗心得到了抚慰,松懈下来是沉沉的睡意。玉清若及时接住了他倒下的身体,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清寒,清寒。”

    玉清若叫了两声,对方没有回应。她只好招来冰蓝,扶着小徒弟上了灵剑,然后往后山出口处方向飞去。

    云轻羽见玉清若带着受伤昏迷的玉清寒回来,先是给他输了些灵气,然后才问明情况。

    “这傻孩子,遇到生命危险怎么不捏碎任务玉简呢?我之前就交代过,每个玉简都有一个小小的传送阵,遇到危险直接捏碎传送回出口处。哎,真是不让人省心。”

    玉清若懒得听他唠叨,从储物戒中取出一瓶九转回春丹,倒出一粒给玉清寒服下。小徒弟喊着药没咽下去。玉清若想了想,将嘴唇敷上去催动灵力,吞了。

    云轻羽瞪大了眼睛,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受了这点小伤,用得着九转回春丹吗?这是六阶灵丹,你以为是糖果啊?而且,喂颗药为什么要嘴对嘴 那是亲好不好?!

    “那个,玉瑾同学。你师尊有没有跟你说过……”说啥呀,他师尊就是个万年不开窍的冰坨子,能跟他说什么呀!

    “玉瑾同学,以后不能这样。”云轻羽见对方一脸疑惑,于是对了对手指。

    玉清若反应过来,直接丢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徒弟伤得这么重,至今还没醒过来。作为老师不关心学生的伤势,倒注意起这些细枝末节来了。

    云轻羽被糊了个白眼,嘴角抽了抽,感觉应该为自己的形象挽回一下,连忙解释道:“老师不是说你做的不对,只是方法不对。比如催动灵力不一定要用……嘴。”

    玉清若刚才只是一时情急,过后就觉得不妥了。可是这家伙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让她脸烧的慌。

    “老师,您眼花了。”为今之计就是抵死不认。

    “?!”这是什么神回转。

    “咳,为师年轻有为,还没到眼花的年纪。”你小子想糊弄过去,没那么容易。啧,看这小脸蛋红的,有意思。

    “老师自是年轻有为,这个年纪就到了金丹初期。弟子不才,今年十二岁了,修为还徘徊在筑基中期,真是惭愧。” 玉清若表面毕恭毕敬,心里却想: 我几世加起来的年龄都没你大呢,还好意思在我面前说年轻?

    “你……筑基中期了?”云轻羽心里有点酸,想他被人称天才,却也要到十六岁才筑基啊! 原以为这小子只是天赋不错!这这哪是不错啊,简直逆天了!

    玉清若回应他一个冷漠的背影,带着玉清寒离开了。既然成功转移了关注点,也就没必要留在这儿跟个老头墨迹。

    满头青丝 容貌俊逸的云‘老头’就这么被他的学生忽略了……

    吃了药,玉清寒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寝室的木床上。他连忙扫视四周,很快目光便投注到站在窗户旁边的那抹白色的身影。

    玉清若觉察到他的注视,转过身来问道:“醒了?”

    “恩,醒了。”一醒来就能看到师尊,好高兴。

章节目录

绝色护卫祸水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飞特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陈凌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凌公子并收藏绝色护卫祸水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