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姐儿,你还要说什么呀!没看到,没看到相爷身体不适吗?”

    老侯夫人一边说,一边给纪烟雨递眼色。

    纪烟雨摇了摇头,执拗地不起身。

    老侯夫人只得对裴相道:“相爷,孩子小,不懂事,您看……”

    一脸为难之色。

    裴相勉强笑了笑,甩开裴元启的手,亲自俯身拉起了纪烟雨:“丫头,你有何求?不妨说来听听。”

    纪烟雨肃容道:“翠羽这个丫头不顾危险,说了事情的真相,我想把她带回侯府,相爷可否……”

    话音未落,一边的余氏突然冲出来道:“不可!万万不可。”

    见裴相皱起了眉头,余氏方软了软口气,捏着帕子道:“父亲,这个翠羽是费氏的院里人,知道的……太多,我怕……”

    纪烟雨转头对上她的目光,微微一笑:“伯母在怕些什么?”

    余氏不吭声,只恨恨地盯着纪烟雨。

    纪烟雨恍然大悟道:“莫非是待会准备报官,特地拿翠羽充个人证?伯母,烟雨说的对吗?”

    余氏脸色一变,从牙缝里冒一句出来,“大姑娘,你在说什么,什么报官?”

    纪烟雨讽刺一笑:“伯母,贵府出了丫鬟横死的事,难道不该报官吗?”

    余氏脸色发黑,差点咬碎了银牙,顿了片刻,只得陪笑道:“永定侯府跟我们裴府这样……的亲近,我看报官……这个,不太合适吧。”

    纪烟雨故作不解,“伯母,报不报官却跟我们侯府有何关系?”

    “烟雨不过就是喜欢这个丫头仗义执言,伯母要是用不着她,不如割爱送给我吧。”

    这是明晃晃的威胁,赤裸裸的挑衅啊!

    余氏差点气晕。

    此时方听裴相沉声道:“不过一个丫头,既然雨姐儿喜欢,又有何不可?老大家的,你去把那丫头的卖身契拿来,送给雨姐儿吧。”

    余氏咬唇,不情不愿地答应着,只得打发人去找卖身契。

    裴相眯了眯眼,对纪烟雨道:“这么安排,雨姐儿,你可满意?”

    纪烟雨忙拜谢道:“烟雨却之不恭。”

    一旁的翠羽激动万分,忙膝行过来给纪烟雨磕头:“姑娘救命大恩大德,翠羽永生难报!”

    一番话说的余氏愈发尴尬。

    纪烟雨向青儿使了个眼色,青儿忙将翠羽搀扶到一边。

    老侯夫人忙对裴相施礼,“小辈无状,都是我平常太纵容她了,相爷莫跟她计较。”

    裴相脸色灰暗,好像要随时晕倒一般。

    他看了一眼俯首作温顺状的纪烟雨,对老侯夫人点了点头。

    “这个丫头……很好,老夫人莫要谦虚。”

    说罢对裴元启道:“启哥儿,你过来,扶我回房。”

    裴元启忙趋身近前,扶起祖父的手臂,满眼忧心忡忡。

    裴相回头冲着裴老太君道:“两人先押入祠堂,听我发落!那个丫头厚葬,余下的,你看着办吧!”

    一听此言,裴元容一脸失魂落魄,“祖父,祖父……您不能……”

    还要上前,被众仆从挡了回去,直接按长凳上抬去祠堂。

    余氏见求裴相无望,忙回身跪在裴老太君面前。

    “娘,娘,我求求你,救救容哥儿,他还小啊,他要参加会试了啊,都是,都是那个贱人的错,怨不得他啊。”

    裴老太君皱眉道:“你还敢求情,我还没问你的罪呢……”

    说罢瞅了一眼纪家祖孙。

    老侯夫人忙咳嗽两声,“今日叨扰了,老身带着孩子们暂且回去。”

    裴老太君点了点头,正要说话。

    忽听亭子那边沸反盈天!

    众人一回头,只见小费氏奋力推开了几个丫头,向着凉亭的石阶直冲过去!

    “砰”的一声,撞上石阶,身子软软的垂了下去。

    众人一惊,胆小的都尖叫出声!

    余氏露出鄙夷的神色,小声愤愤道:“死的好,真便宜了……”

    裴元昊神色冰冷,手握成拳,攥地紧紧的。

    裴老太君一脸不忍,转过身去。

    偌大裴府,竟无一人上前查看。

    小费氏已被当成了个死人!

    纪烟雨皱了皱眉头,抿了抿唇,三步两步走到小费氏身边,轻轻翻过她的身子。

    只听老侯夫人厉声喝道:“雨姐儿!”

    纪烟雨充耳不闻,又轻轻抬起了小费氏的头,只见她额头一片模糊,鲜血淋漓,好不吓人。

    此时青儿早起跑过来,见此惨象也吓了一跳,忙帮忙扶起小费氏。

    小费氏顺势倒在青儿肩膀上,她满眼是泪,目光慢慢扫过裴老太君和余氏,停在眼前的纪烟雨身上,声音断断续续。

    “纪,纪大姑娘,害你,是我的不对,只是箭在弦上……我作恶多端,也是……应有此报。”

    “我不恨你,我只恨我……所托非人,我只恨我……生在这冰冷的世上,受人……摆布一生!”

    纪烟雨止住了她,“大嫂子,你还是别说了,等……”

    小费氏苦涩一笑,眼泪顺着清瘦的脸颊滑落。

    “别骗自己了,不会有人……来救我的,我死了,所有人……都可以放心了。”

    说罢,颤颤巍巍抬起了左手,目光灼灼盯着纪烟雨。

    “纪大姑娘,这几个玉镯,烦请以你的名义给徐嬷嬷,我死了也会念着你的恩情。”

    不知为何,纪烟雨觉得眼眶一酸。

    她默默点了点头。

    看着纪烟雨从她腕上取下玉镯,小费氏露出一丝笑容,眼神开始涣散。

    老侯夫人早就看不下去,对纪青虹道:“愣在这儿干什么,还不把你姐姐扶过来!什么脏东西,也要拿过来!”

    纪青虹小鹿般慌乱的点头,忙跑过来,生拉硬拽,把纪烟雨扯了起来。

    那边几个婆子在老侯夫人示意下,上前从青儿手中扶过小费氏。

    纪烟雨回头,只见众婆子架起气若游丝的小费氏,往边上的空地重重一放。

    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纪烟雨还要说什么,老侯夫人快步走过来,一把拉她过来,脸色凝重,低声道:“莫再节外生枝,还不赶紧走!”

    …………………………

    裴府北书房。

    “祖父,您稍等,大夫马上就到!我这就去看看!”

    “嗯,我没事!你回来!”

    裴元启忙回转身,只见祖父疲惫不堪地歪在塌上,一手捏着眉心。

    见他一脸讶异,裴相抬起下巴,示意裴元启把门带上。

    裴元启不明所以,不过还是照做。

    只听裴相郑重道:“启哥儿,你跪下!“

    裴元启一惊,“祖父—”

    “我叫你跪下!“

    裴元启惊呆了,只得缓缓跪下。

    裴相咳了咳,肃容道:“启哥儿,你要向我发誓!

    裴元启奇道:“祖父,好好的立什么誓!”

    只听裴相一字一顿道:“我要你发誓,莫要跟那个纪烟雨再有瓜葛!”

章节目录

嫡女烟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飞特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小唐本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唐本糖并收藏嫡女烟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