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严辛儿苍白的脸色,以及对方摇摇欲坠的身体,纪星辰像极了一个没有感情和同情的机器人。

    他冷漠道:“如果你还是不明白,那我就把话敞开说了。”

    “那天你来机场堵我,无非就是因为我说的那些模棱两可的话,以为我终于想通要投入你的怀抱。可惜的是,那些话是我故意那样说的,不然怎么引你上钩呢?”

    “趁着我跟你周旋,想尽办法稳住你的时候,我和苏雯则是暗地里寻找证据——没办法,你严家权势滔天,人脉也广,没有足够的证据根本就没办法撼动你分毫。”

    他们和严家比起来,还是差了点。严信诚虽说为人不错,可严辛儿毕竟是他唯一的女儿,她出事的话,对方肯定要救的,这是人之常情。

    反正他和安苏雯都不相信,严信诚那么耳目聪明,严辛儿做出的那些事,他会一丁点都不知道?

    也许严信诚不知道全部,可对于女儿的手段,绝对有所了解。

    可谁见他把严辛儿往警察局里送了?

    安苏雯当初被严辛儿故意推下水,并且还被掐住脖子,这都是故意伤害罪了,严信诚也不过是教训一下而已。

    纪星辰继续道:“等到我和苏雯把有关你的证据搜集得差不多后,我们一起联手设了这个局,再暗中联系记者,让他们完完整整的听到这一切,就是为了要帮苏雯恢复她的声誉。”

    “而你,要不了多久就会像苏雯之前一样,声名尽毁!”

    严辛儿听了,怔愣的问:“所以……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些话,其实都是骗我的?”

    “没错,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

    话音未落,严辛儿受到重大打击一般,瘦小的身体晃了晃,突然倒在地上。

    安苏雯被她吓了一跳,看到她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有些狐疑的看向纪星辰:“她这是受不了打击晕过去了?”

    “看样子应该是,”纪星辰厌恶的皱眉,“让人把她送到医院,再跟严信诚联系一下吧。”

    把严辛儿送到医院就已经算仁至义尽了,其他的他们也没义务去管。

    安苏雯点点头,安排好严辛儿后,两人双双离开公司。

    这一路上,纪星辰多次试图跟安苏雯搭话,都被安苏雯无视,就好像把他当做空气似的,怎么喊都不理。

    到最后安苏雯被他吵得烦了,不带丝毫感情的瞥他一眼,眼神着实吓人。纪星辰心里一突,老老实实的缩着脖子不吭声了。

    司机先送安苏雯到家,纪星辰眼巴巴的看着她越走越远,想跟过去看看她住的地方怎么样,却又不敢。

    一直到看不到安苏雯的身影,纪星辰才出声道:“走吧,回别墅。”

    纪星辰现在住的地方,还是他们之前共同的家,原本是打算留给安苏雯和孩子们的,他自己再找地方住。

    可安苏雯偏偏不愿意,硬是拒绝了他的提议,自己和纪鸣之住在其他的地方。

    这段时间以来,他不得不调动所有的精力应付严辛儿,现在大功告成,也就精神一松,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然而他打开大门,看到安苏雯留在家里的痕迹,不禁有些恍惚。

    安苏雯的东西大多没有带走,她当时走的决绝,纪星辰拿不准她是日后还会住进来,还是不屑那些东西,打算随他处置。

    这个家里似乎还残留着安苏雯的气息,纪星辰看着桌上摆的全家福,回想着安苏雯刚才的态度,不禁长叹一声。

    他知道自己错了,也想积极的弥补错误,最好能求得安苏雯原谅,可无论他以什么形式道歉,安苏雯好像屏蔽了有关于他的一切,完全无动于衷。

    这天,纪星辰反复被无视,实在忍不住伸手拉住安苏雯,低声下气的说道:“苏雯,我知道你怨我,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行吗?我不想以后一直跟你这个样子!”

    “谈谈?”安苏雯终于肯正眼看他了,冷笑道,“呦,现在不是我求着你要跟你解释的时候了,怎么风水轮流转,纪总也开始求我起来了?”

    纪星辰听着她讽刺自己,低着头诚恳的道歉道:“苏雯对不起……我当时被气昏了头,完全被严辛儿和邢申牵着鼻子走,没想到他们会合伙诬陷你。”

    “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那还叫警察干什么?”

    安苏雯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冷冷的说:“现在觉得对不起我了,是吧?不好意思,已经晚了!当初无论我怎么解释你都不听,还对我冷嘲热讽,一门心思的觉得我跟邢申有什么,现在后悔了是吧?现在知道相信我了是吧??

    我告诉你纪星辰,你可赶紧滚蛋吧,你说的那些对不起那些道歉的话我都不想听,也不想理!”

    纪星辰被她兜头一阵骂,旁边又有别人在,迎着他们的指指点点,只觉得难堪得想找地方躲着。

    可他已经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错,知道自己如果不诚恳认错,求得原谅,那么很有可能他们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

    “苏雯……”纪星辰涨红着脸,声音低若蚊蝇,“我说这些话不是要故意装可怜让你心软,而是我确实是被那个什么阎王的药影响,当时我怒气上头,一丁点的辨别能力都没有,说的那些话根本就不是出自我本愿。”

    “你想一想,我之前也确实有过胡思乱想的毛病,可那些只是胡乱吃飞醋,其实我心里根本就不相信你会出轨背叛我,我生气跟你冷战,也只是想让你把注意力多放在我身上而已……”

    他偷偷看了眼安苏雯的脸色,颇有些难为情的说:“苏雯,你应该是也还记得严辛儿的那个药吧?鸣之也曾控制不住的对司盈盈发脾气,我、我是不是也情有可原?”

    安苏雯甩开纪星辰的手,依旧冷着脸反问:“单纯的发脾气,和你不信任我,任由严辛儿他们污蔑我,是一回事吗?”

    纪星辰嘴唇动了动,没敢接话。

章节目录

心生一片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飞特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清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芩并收藏心生一片海最新章节